成都消费网娱乐

B站“2020最美的夜”之七宗罪

2021-01-04 13:00:01   来源:互联网

B站真的太过分了。

一年前,B站2019年的跨年晚会上,直播人气峰值是8500万,还不到一个亿的小目标。好家伙,今年的人气峰值将近2.5亿,已然是春晚之下,万晚之上了。

从1月1日下午视频统计的数据来看,也确实如此。B站将近9000万次的播放量,是湖南卫视晚会的3倍,东方卫视的4倍,北京卫视的25倍。不得不承认,B站的跨年晚会吊打前辈大佬。

可是有一说一,虽然人气爆棚,但B站的味儿似乎不一样了。套用罗翔老师的话说,跨年晚会不是法外之地,细数下来,B站的跨年有如下七宗罪:

一、第1罪,煽动情绪

如果要评选今年晚会弹幕NO.1,一定是满屏的“爷青回”。

这个梗的字面意思是“爷爷的青春回来了”。但认真看晚会,通过撒老师卖力的解释,就算是圈外人也能知道,“爷青回”是“爷(我)的青春回来了”。

试想下,重回18岁是什么感觉?当然是开心的直奔房产局,赶紧砸锅卖铁入手几套,等着当包租公。

不过说归说、闹归闹,别拿爷的青春开玩笑。其实“爷青回”表达的是一种对抹不掉的,美好记忆的回味。

从晚会的日落篇,“从来没有医不好的伤,只有最古老的力量”的《黄种人》;到月升篇,“沉睡了千年的身体”的《杀破狼》;再到星繁篇,“我要从南走到北,我还要从白走到黑”的摇滚不死的《假行僧》,“爷青回”贯穿了整个晚会现场。

可以这么说,太平洋的水全兑成孟婆汤,都浇不灭这股子回忆的热情。然而“爷青回”有一点不好!太催泪了。

烂大街的煽情套路,是拿针尖扎人,逼着观众掉眼泪。B站不是拿针戳人,它是直接在你面前丢一颗催泪瓦斯,那眼泪是嗷嗷地流。

势必导致观众过度消费纸巾,制造不知道属于干垃圾的垃圾,还是湿垃圾的垃圾,对垃圾分类造成严重困扰,一大罪也。

二、第2罪,挥霍无度

我们知道,一般晚会都要讲前戏、要预热,可是B站不讲武德,不按套路。上来就丢王炸,直接开场就震撼。

一开场,当家虚拟花旦洛天依从三体舰中走来,巨大的航母在舞台上空盘旋,就注定了这场晚会的经费在燃烧。

本以为就烧一下,没想到是持续燃烧。

张碧晨演唱指环王1主题曲《May It Be》的时候,大屏幕上那只索伦之眼,如此魔幻而又真实,直接把一些3D电影特效按在地上摩擦。

而朗朗弹奏《漫威英雄永不落幕》时,前景的破败城市和后屏的动态战场交相辉映,整个视听感受呼之欲出,让人重回八年前的第一次集结。而当英雄模型从幕布后面亮相时,真的是全体起立,一身鸡皮疙瘩。

这舞台、特效、声光的投入,都能听到B站拿钱砸的咣当响,实在太过奢侈,金主爸爸都哭了好嘛。哪里是2020的二次元跨年,简直是直奔2077的赛博朋克。

由于过度重视广大观众的视听感受,过燃过爆炸,挥霍无度,打脸同行,此二罪也。

三、第3罪,颠覆传统

B站你自己摸着良心说,知不知罪。

看看传统文化戏剧,被你捣鼓成了什么样子?怎么就从老年人的自娱自乐,变成连Z世代都叫好的全民狂欢的惊艳之作。

以京剧裘派第四代传人裘继戎为主的表演《惊鸿》技惊四座

串联昆曲、秦腔、评剧、川剧、河北梆子、京剧,将传统戏剧与当代舞美艺术融合,几乎被评为全场最佳。

你们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?真的,各大晚会导演在线追问。

还有吴彤先生,他是中央民族乐团的一名传统乐器笙的演奏家,他是第一个获得格莱美配乐奖的中国人。你们把他当什么人了?

让《猫和老鼠》的剪辑与他的演奏无缝衔接,这么不把艺术家当回事的大胆,用乐器表演喜剧的形式,也就你们能干的出来。

不拘一格,颠覆传统,B站实至名归。啊,不对,是罪有应得!

四、第4罪,贪得无厌

B站是魔鬼,贪婪的魔鬼。

如果不是,为什么连“恶魔之语”的温州话都搬上来了。

虽然彩虹合唱团靠《感觉身体被掏空》等作品在B站走红多年,但温州话毕竟属于小方言小语种,会有极强的陌生感,很难与数量庞大的观众形成共鸣,在晚会上祭出,B站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。

在温州话语境中 《站起来》=快起床,是妈妈的鞭挞

但贪婪的B站:我全都上。

不仅有日语二次元EVA《残酷天使的行动纲领》,还有五条人演唱的海丰话,TVB嘉宾演唱的粤语串烧,整活整的明明白白。在地域上,又融合北京、武汉、香港、台北四个分会场,大圈小圈,无所不圈。

要知道,圈文化最讨厌的是另一个圈的文化,两拨不同爱好的人,是会打起来的。然而在这个舞台上,泾渭分明,你看你的,我看我的,居然还不会引起不适。弹幕里也基本都是互相调侃,井水不犯河水,没有吵架的。

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大包大揽,只有魔鬼才有这种胆量,B站你这么老少通吃,送你个贪得无厌之罪,不过分吧?

五、第5罪,广告植入

这是一条重罪。

坦白说,做广告不可怕,可怕的是能把广告做得那么认真,玩出花来。

编曲、编歌、编舞、编剧一应俱全,一首《今天要做元气er》把观众听的洗脑,“0糖0脂0卡”的广告词嵌入骨髓。

这让其它平台的广告主们怎么想?在其它平台丢广告,跟打个水漂一样。要么是挂个横幅,要么自己拍个调性不搭的TVC。在这边做广告还做出艺术效果了?那不得死命往你B站砸钱。

直播弹幕里,有小伙伴打出了“你五块钱有了”。它是指一瓶元气森林气泡水的零售价。“你五块钱有了”就是对元气森林的支持,买了一瓶森林饮料的表述方式。

在B站,这种行为俗称:让他恰(饭)。也就是说,观众对于这样喜庆、互动的广告植入,并不太反感,反而乐于调侃造梗。

拿开头的洛天依演唱的三体《夜航星》来说,有观众就从三体的黑暗森林法则,结合到元气森林,马上造出一个“元气黑暗森林”的梗。

而在后面张碧晨演唱魔戒时,又有观众刷“0糖0脂0”的梗。

咋一看,会一头雾水,两者似乎毫无关联,但看到魔戒就明白了。

魔戒一个无比硕大的0

为什么观众对广告不那么反感了?

编辑:    责任编辑:yuan4ren

相关阅读

免责声明

1、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(非成都消费网)”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。

2、因使用成都消费网而导致任何意外、疏忽、合约毁坏、诽谤、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,成都消费网概不负责,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

新闻